24x7 Drama 新聞焦點

重磅外媒速讀:汽車、銀行、領導人全出了問題,德國怎麼了?

《商業週刊》最新一期國際版封面推出德國特別報導,在亮眼的經濟數字之下,德國的產業其實面臨極大的挑戰,這當中也包括德國向來引以為傲的汽車業。政治上,梅克爾2021年卸任後,新任總理能否穩定德國經濟,不免讓人擔憂。《時代雜誌》則是探討國家主義和民粹主義的興起,如何影響5月底的歐洲議會大選以及改變未來歐盟的政策走向。《經濟學人》這期也不約而同地以民粹主義為主題,解讀對於各國央行獨立地位所造成的衝擊。

◎《彭博商業週刊》:德國的未來該何去何從?

德國雖是歐盟最大經濟體,但隨著全球經濟模式的轉變,德國的龍頭地位也不斷遭受挑戰,從銀行到汽車業,德國的競爭力似乎顯露疲態。另一方面,2021年梅克爾將離開總理職位,下一任總理能順利接下重擔嗎?德國的未來,不由得令人擔憂。(延伸閱讀:梅克爾再見了!  德國墜入大不確定年代

1.德國最大民營銀行德意志銀行,還有救嗎?

德國最大民營銀行「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似乎已病入膏肓,近幾年執行長頻頻走馬換將,歷經四次再生計畫,依舊沒有好轉跡象。不僅獲利縮水,更是不斷陷入洗錢醜聞。(延伸閱讀:德銀風暴,歐洲銀行不要跟

因此,德國財政部部長蕭茲(Olaf Scholz)近日積極推動德意志銀行與同樣陷入麻煩的德國商業銀行(Commerzbank AG)合併。

原因之一是德國經濟高度依賴出口,必須仰仗德意志與德國商業銀行提供貿易融資以及其他相關銀行業務,例如付款與風險管理產品等。如果這兩家德國最大的民營銀行倒了,德國的出口經濟也會受到重創。

第二,藉由擴大規模提升銀行的競爭力,而不需要動用納稅人的錢進行紓困,同時可避免成為國外金融機構的「獵物」。

第三,若兩家銀行合併,整體存款規模將增加40%,可提升投資人與信用評等機構對於德銀還款能力的信心,有助於降低德銀的借貸成本。

但是反對一方則認為,兩大銀行合併後便會引發「大到不能倒」的後遺症,若未來再度陷入危機,到時候必定得花費納稅人的錢,幫忙收拾爛攤子。

此外,合併後勢必要裁員,人數規模可能高達3萬人,代表員工的工會早已揚言將杯葛到底。

然而話說回來,除了兩家銀行合併之外,還有其他更好的辦法能挽救德意志銀行嗎?沒人說得出答案。目前看來,合併恐怕是傷害最小的解決方案。(延伸閱讀:德意志銀行威脅全球市場 情況有多嚴重?

2.德國引以為傲的汽車工業,能繼續稱霸世界嗎?

位於德國慕尼黑的丁戈爾芬(Dingolfing),是寶馬(BMW)汽車在歐洲最大的生產基地。擁有625匹馬力,由上千個零件組成、重達400磅的寶馬M5系列引擎,便是在此出廠。

位於丁戈爾芬的BMW 8系列生產線(圖片來源:BMW官網)

在同一個工廠的角落,則是完全不同的場景。電動車生產線占地面積僅有10%,一輛車只需要二十多個零組件,員工人數也少得多。電動車最關鍵、最昂貴的核心——電池芯,並非由寶馬工廠自行研發與製造,而是大量向供應商採購,包括韓國的三星與樂金化學、日本的松下、與中國的寧德。

擁有18,000名工作人員的丁戈爾芬工廠,正是德國汽車業的縮影。

汽車業向來是德國的驕傲,占德國出口總額的五分之一,整體產業的工作人數高達834,500人。每年銷售的高級車款當中,每10輛就有8輛來自寶馬、奧迪和賓士。

但是這些漂亮的成績,還能維持多久?

由夫朗和斐工業工程研究所(Fraunhofer Institute of Industrial Engineering)與德國金屬工業工會合作的研究顯示,未來將會有7.5~21萬個與汽車引擎與變速系統製造相關的工作機會消失。同時,電動汽車業將新增2.5萬個工作機會,但遠遠不足以彌補失去的工作機會。

2016年,福斯汽車便與員工達成協議,裁員3萬人,未來不排除進一步的裁員計劃。不僅僅是車廠,德國汽車零件供應商也受到衝擊,博世(Bosch)和舍弗勒(Schaeffler)都已進行裁員。

面對轉型,德國汽車業的腳步似乎顯得遲緩。

今年寶馬才宣布將投資2億歐元成立研究中心,與供應商共同研發電池芯。但是,要取得具體成果,不知會是何年何月。(延伸閱讀:全電動車時代快來了 BMW、賓士加碼投資

福斯汽車曾宣布,在2030前電動車銷售占比將達到40%,但去年的占比僅有1%,2030年能否順利達標,實在令人懷疑。

只是,投資人已失去耐性,他們的態度相當明確。如今特斯拉的市值與寶馬相當,但寶馬生產的汽車數量是特斯拉的10倍。

就在產業面臨轉型陣痛的同時,德國政壇也充滿變數。

3.下一任德國總理,能走出梅克爾陰影嗎?

去年底,德國總理梅克爾所屬的基民盟(Christian Democratic Union)選出新任黨魁:卡倫鮑爾(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她也因此成了下一任德國總理的熱門人選。

卡倫鮑爾雖然被媒體暱稱為「小梅克爾」,但事實上她和梅克爾的政治生涯明顯不同。梅克爾出生東德、曾是一位物理學家,在柯爾擔任總理期間,歷任不同部門的部長,2000年成為基民盟黨魁,5年後當上總理。

基民盟新黨魁卡倫鮑爾。(Shutterstock)

相較之下,卡倫鮑爾的政治經歷主要局限於她的家鄉薩爾蘭邦(Saarland)。不過地方從政經驗也讓卡倫鮑爾比梅克爾要親民許多,更懂得如何與民眾互動和溝通,這將是她的一大優勢。

在許多政策上,卡倫鮑爾雖然支持梅克爾的路線,但某些爭議性議題上,卡倫鮑爾的立場則顯得較為保守,例如反對同性婚姻。

但是,對於卡倫鮑爾來說,更重要的問題還是經濟。今年德國經濟成長率有可能創下2013年以來歷史新低,1月份工業產出較去年同期下降3.3%。

隨著人口老化,德國的經濟成長更是沒有樂觀的本錢。正如同德國財政部長蕭茲所說的,盛世已徹底結束。若卡倫鮑爾當選總理,她將面對的是更嚴苛的經濟考驗。

當年梅克爾帶領德國順利度過金融危機與歐洲債務危機難關,僅有地方從政經驗的卡倫鮑爾能否擔得起總理大位,多數人的心中是個大問號。(延伸閱讀:歐洲「梅」煩惱:梅克爾謝幕倒數,馬克宏難撐大局

◎《時代雜誌》:歐盟拉警報!歐洲議會大選極右派將大反撲?

5月底,歐洲議會將舉行大選。從來就不是一般人會關注焦點的歐洲議會選舉,這次卻讓許多人擔憂,因為極右派政黨的席次很有可能大增,翻轉歐盟未來的政策走向。

各國極右派政黨向來反對加入歐盟,但是眼看英國脫歐公投後的種種亂象與難題,他們決定改變策略,不再堅持脫歐的路線,而是選擇聯手合作,掌控歐洲議會,改變歐盟的政治生態與決策。

過去,極右派勢力各據山頭、互不相讓,成不了氣候。但這一兩年隨著歐盟各國大選結果,極右派大有斬獲。再加上經濟環境的變化,更加促使國家主義和民粹主義抬頭。(延伸閱讀:極右民粹來勢洶洶 歐洲會再陷分裂嗎?

2008年金融危機,導致希臘、葡萄牙、西班牙政府破產,必須仰賴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紓困。接受援助的同時,這些國家被迫接受嚴格的撙節措施,縮減政府開支與公共服務,導致民怨四起。

就在歐洲經濟逐漸恢復元氣之際,難民問題卻接踵而至。2015年,總計有130萬難民湧入歐洲,是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的最大難民潮,促使反移民聲浪逐漸升高。

另外,各國國內貧富差距的擴大,也是導致歐洲保護主義和民粹主義崛起的主因,提供極右派政黨擴張版圖的絕佳機會。

這次歐洲議會選舉,極右派政黨至少得獲得至少三分之一的選票,才有足夠的勢力主導未來歐盟的人事和決策。根據多項民調結果,這個目標今年很有可能達成,屆時全球面對的很有可能是一個民粹右傾的歐盟。

◎《經濟學人》:民粹當道,中央銀行獨立地位不保

但是,少有人關注的是,民粹的興起還會引發另一個問題:央行的獨立性。如今實際發生的案例已經是多不勝數。

川普多次抨擊美國聯準會主席升息的決定,並揚言要開除鮑爾(Jerome Powell),甚至提名自己的好友出任聯準會理事。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和央行總裁之間的水火不容,也不下於川普與鮑爾。(延伸閱讀:細說從頭 土耳其貨幣危機是誰之過?

去年底,由於印度總理莫迪一再插手,央行總裁帕特爾(Urjit Patel)閃辭走人。英國央行一再成為脫歐人士攻擊的箭靶,只因為央行總裁卡尼(Mark Carney)不斷警告無協議脫歐將嚴重衝擊英國經濟。(延伸閱讀:無序脫歐到底會多慘? 英央行說實話

訴諸民粹順利掌權的國家領導人,為討好選民、塑造拼經濟的形象,強烈希望利率維持低點,甚至憑藉民氣可用,不惜公然與央行總裁唱反調。有多少央行總裁真能頂住壓力,不甩總的喊話,維持央行的獨立性?

更何況,以央行總裁多為政治任命的情況來看,民粹政府很可能毫不考慮專業能力,選擇任命願意聽命行事的人選,如此一來將更進一步削減央行的獨立性,成了服務政治目的工具和武器。

 

天下雜誌精選文章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