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x7 Drama 新聞焦點

全球航空業比慘,華航營收竟成長!陳添枝:台灣還有這些優勢

金融海嘯時,華航是第一個去經建會請求紓困者;今年疫情高峰期,它卻恢復獲利。這個反差來自台灣的小國戰略,也是美中衝突之下,台灣該加強的實力。

這是美中在南海空前對峙的時刻。7月6日,美軍雙航空母艦尼米茲號、雷根號在南海演習,美國隨即在一週後大動作發表聲明,反對中國對南海主權的聲索主張。7月13日,美軍再度派出兩艘航母赴南海展開演習,引起中國解放軍在西沙群島永興島部署多架戰機。

除了南海,美中在香港國安法、意識型態、科技、貿易等議題上的劇烈衝撞,使全球經濟體系出現「去中國化」、「去美國化」的兩極對立。高度倚賴進出口貿易的台灣,是否只能被迫選邊站,或依然有積極參與國際社會的空間?

為了找出答案,龍應台文化基金會在7月18日邀請前經建會、國發會主委、台大經濟系名譽教授陳添枝,以「霸權經濟競合中——小國戰略是什麼?」為題發表演說。

2008年金融海嘯發生時,擔任經建會(國發會前身)主委的陳添枝,曾用國發基金成功穩定國內金融秩序。他猶記,「當時第一個來要求紓困的,就是華航。」

如今全球受疫情影響,國泰、德航、泰航等航空公司都由政府直接出面紓困。

陳添枝卻發現,華航僅申請政府貸款,在4月疫情慘重之際,營收還能比3月成長0.7%,而後5月月增21.3%,雖然6月營收並未保持正成長,仍難能可貴。

背後原因,正凸顯台灣在當前國際情勢下能突圍的小國戰略。台灣因為防疫成功,空運、海運僅縮減航班,未全面斷航。反觀中國因為疫情處理受到全球質疑,海運、空運都受到極大影響,台灣就成為中國和世界往來的重要中繼站。

在疫情影響之下,居家工作成為各國主流,帶動數位溝通浪潮,使台廠在兩岸生產的半導體、電子零件貨運需求增溫,而這些領域正好是台灣產業結構的優勢所在。

但在美中衝突升溫之際,台灣是否因為必須選邊站而被迫放棄和中國的往來?陳添枝認為,在雙邊交往的情境下,台灣仍可同時和美中發展關係。但區域格局下,小國實力若不足以左右逢源,很有可能被迫在美中陣營間取捨。以下是演講內容摘要: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6月在《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發表一篇名為「危機中的亞洲世紀」文章,裡面講了3件事。

第一,「亞洲世紀」是中國前最高領導人鄧小平發明的名詞,迄今尚未來臨,也許永遠都不會來臨。二次大戰後,亞洲多國能創造經濟奇蹟,千萬別忘了美國所建立的全球治理系統。

第二,如果美中兩強未來走向對抗,李顯龍希望新加坡不要被迫選邊站。第三,無論如何,經濟成長還是各國所需,尤其是落後國家。

國際組織愈來愈不甩美國

以下我會針對這3個論點闡述。第一個我想問的問題是,美國為何要退出WHO(世界衛生組織)等自己一手創立的國際組織?

美國雖然在幾乎所有國際組織都是最大出資者,但現在已無力掌控一切。例如,WHO始終不願證實新冠病毒來源,也拒絕台灣以觀察員身分參與WHA(世界衛生大會)。

這不純粹是中國的問題。每個國際組織的治理模式都不同,但大部份國際組織的會員國都不斷增加,這些會員國未必照美國意志行事,使美國控制權愈來愈薄弱。

和美國交流密切的台灣,是否也應該亦步亦趨遵循美國,不再積極與國際組織打交道?我的答案是否定的。大國可以偏離國際組織的主軸,但小國如果比照辦理,很有可能在沒有國際組織的保護傘下受到大國欺凌。

全球掀起去中國化、去美國化議題,陳添枝認為,小國台灣若傾倒一方,反而會在國際上失去保護傘。(劉國泰攝)

台灣須看情況兩面討好

如果把全球比喻為屋頂,目前狀況是雖然有時會漏水,但基本上仍堪用。台灣是否該選邊站?我認為要從雙邊或區域情境思考。雙邊情境中,仍有兩面押寶的可能。如韓國2015年就和中國簽署FTA(自由貿易協定),但後來仍在2018年與美國新簽FTA,兩者並不衝突。

若在區域裡,想要兩邊討好,就有一點冒險。在美國主導的TPP(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中國有影響力的RCEP(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間,並不是所有國家都像日本、越南一樣可以兩邊參加,小國可能必須在兩強間取捨。

不只如此,半導體等機密敏感技術的供應鏈、數位經濟發展態度,美中兩大陣營也會逐漸脫勾。美國不希望半導體業者繼續出貨給中國,而中國也正積極發展技術自主。在這種情況下,台廠也勢必被迫選邊站。而在數位經濟方面,中國政府的管制手段是,廠商只要在中國營運,一定要把伺服器和數據留在中國,政府可隨意監視,這和西方國家人權至上的數位經濟理念背道而馳。

印度、東南亞將成未來發展重心

美中在某些議題可能走向脫勾,勢必也會各自爭取經濟上的盟友,但兩國發展都已遇到瓶頸。美國平均關稅稅率已經低到2.5%,市場已無法再進一步開放。而中國缺乏拉動全球新一波經濟成長的引擎,加上當政者總是把市場當作恩賜,外商到中國賺錢,就必須替中國做政治服務。

我認為,未來全球發展重心會轉移至印度、東南亞,這些國家人口多又年輕,所得大約在3000美元上下,有極大成長空間。但在美國對WTO(世界貿易組織)影響力降低的現在,台灣想進入新興市場,必須要自己想辦法。

然而,我們千萬不要妄自菲薄。

在台灣特有的半導體、資通訊產業結構支撐下,華航在全球航空業一片愁雲慘霧之際,依舊靠著載運貨品往來世界各地,從4月起獲利轉正,是全球少有的表現。

很多人問我,未來會怎樣?我必須說,天不會塌下來,但好日子可能不再。兩強可能會要求小國要多付出,才能享受全球過去開放體系的利益。這也代表世界公共財的建設,小國必須要出一份力。未來面對暖化等全球議題,不要太期望美中再扮演領頭羊,台灣應該要更自求多福。(責任編輯:王儷華)

天下雜誌精選文章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Loading...